惨遭迫害的医生:基尔默·麦卡利

口腔溃疡最好的解

决办法

口腔溃疡内容页顶部广告

基尔默·麦卡利(Kilmer S. McCully)是一位科学家和医生,本可以帮助很多人避免罹患和死于心脏病,却因为资本的杀戮,他的一生无限遗憾,无数人的健康和生命被剥夺。

当麦卡利博士首次提出“同型半胱氨酸-心脏病理论”时,他被西方医药资本迫害。后来,麦卡利的理论被证明是正确的,同型半胱氨酸被确认为心脏病的主要敌人。

 

麦卡利的履历

1934年,基尔默·麦卡利出生,目前健在。

1955年,获得哈佛大学化学学士学位。

1959年,获得哈佛医学院医学博士学位。

1965年,开始在麻省总医院任研究员,并获得住院医师资格。

1968 年,在马萨诸塞州总医院研究同型半胱氨酸和血管疾病。

1971年,成为哈佛医学院的病理学助理教授。

1979 年,麦卡利被马萨诸塞州总医院开除

1981 年,在普罗维登斯退伍军人医疗中心担任病理学家。

1983年,麦卡利被布朗大学聘为病理学副教授。

1997年,麦卡利被平反。

1997 年,出版了第一本书《同型半胱氨酸革命》。

1998年,开始获得国家和国际奖项与荣誉20多项。

1999年,麦卡利的第二本书《心脏革命》出版。

2001年,被哈佛医学院聘为病理学临床副教授。

2013年,麦卡利的第三本书《同型半胱氨酸理论的先驱》出版。

遗憾的是,这么好的书,高来益没有找到中文版,是出版界的忽视,还是资本家的阻扰,或是高来益的搜索有误?

 

麦卡利的研究

1968 年8月,麦卡利参加了一场改变他一生的会议。从会议演讲中,他了解到,35年前有个8岁的小男孩患有高同型半胱氨酸尿症。同型半胱氨酸也叫高半胱氨酸。

这个男孩死于中风,正好死于他现在工作的医院——马萨诸塞州总医院。对于一个 8 岁的孩子来说,这是一种奇怪的死亡。麦卡利非常好奇,便开始研究这个案例。

麦卡利找到了男孩的原始尸检报告,并取出了石蜡块中嵌入的男孩组织碎片,在显微镜下重新检查。

麦卡利很震惊,因为小男孩的动脉硬化和老年人的动脉硬化是惊人地相似。

麦卡利知道,高同型半胱氨酸尿症会导致同型半胱氨酸在体内积聚。他很想知道,高同型半胱氨酸尿症和动脉硬化之间是否存在联系?

麦卡利又核查了一个2个月大的婴儿病例,也患有这种奇怪的高同型半胱氨酸尿症,发现这种联系变得更加明显。

麦卡利研究发现,不管小男孩也好,婴儿也好,体内充满了同型半胱氨酸这样的物质,身体无法转化它,最终导致死亡。

麦卡利研究确定,小孩和婴儿有基因缺陷,缺少一种转化酶,也就是胱硫醚β合酶,因此不能转化同型半胱氨酸。

1969年,麦卡利医生发表了关于同型半胱氨酸的研究论文,指出胱硫醚β合酶的表达和活性降低可以导致心血管疾病。

同型半胱氨酸是蛋氨酸的中间代谢产物。蛋氨酸是我们必须的蛋白质,存在于我们吃的肉类、蛋类、牛奶、面粉等食物中。正常情况下,身体可以把同型半胱氨酸转化为半胱氨酸或重新变为蛋氨酸。

同型半胱氨酸容易氧化,影响甲基化水平和抗氧化能力,对身体产生伤害,它会损伤动脉,导致心脏病、中风等疾病。

把同型半胱氨酸转变成半胱氨酸和蛋氨酸时需要叶酸、维生素B6、维生素B12,以及矿物质锌,如果缺乏这些物质,胱硫醚β合酶的表达和活性就会受到影响,导致同型半胱氨酸浓度过高,造成心脏病。

 

麦卡利被开除

麦卡利医生一直从事同型半胱氨酸和血管疾病的研究,但这个研究损害了西方资本的利益,因为当时资本集团炮制了“胆固醇-心脏病假说”,已投入巨资研发和销售降胆固醇药物。

医药集团希望是胆固醇了造成心脏病,这才符合它们的利益,因为“患者”可以购买降胆固醇药物,从而带来滚滚财源。

如果是同型半胱氨酸造成心脏病,那么卖维生素是赚不到钱的。医药集团没有维生素专利,也没什么利润,所以必须打压一切敢损害医药集团利益的科学研究,于是麦卡利遭到迫害。

如今,医药集团经过几十年的市场培育,老百姓都知道胆固醇升高会导致心脏病,一旦发现胆固醇升高,就急得不得了,赶紧吃药,结果发现问题更加严重了,并发症更多了,死得更早了。

制药界和医疗界通过销售降胆固醇药物赚得盆满钵满,至于病人因为吃药加速死亡,导致更多的疾病,那正是西方医药资本希望看到的,因为它们需要创造“客户”。

麦卡利认为,血管内胆固醇堆积只是心血管疾病的症状,不是致病原因,但今天大多数人还被蒙蔽。

高来益打个比方。李四和王五在路上打架,张三去上班时被他们打死了。张三横尸街头,阻塞了交通。交警来了,说张三是导致交通阻塞的根本原因,而对李四和王五打死人的罪行假装没看见。这个张三就是胆固醇。

当时,麦卡利博士不畏资本淫威,拒绝医药集团的金钱诱惑,继续研究。最后,医药集团向医院施压,麦卡利的研究资金被撤回,麦卡利被转移到一个很差的实验室。同时,医药集团开动宣传机器,拉拢其他研究人员,麦卡利的同事也开始对他进行人身攻击,抹黑他的理论,麦卡利悲愤不已,又无可奈何。

直到1979 年,尽管条件恶劣,麦卡利还是没有要放手的意思,于是,医药资本给麦卡利安排了一个新领导,新领导把麦卡利辞退了,也就是开除了,而且要求麦卡利不要再把他的理论与马萨诸塞州总医院和哈佛联系在一起。

麦卡利被医院辞退了,也不再是哈佛医学院的助理教授了。麦卡利失业了,想起自己堂堂一个哈佛博士,为医疗事业呕心沥血,青春无悔,却被莫名开除,麦卡利欲哭无泪。尽管形势更加困难,麦卡利依然选择坚持战斗。

1981年,麦卡利在普罗维登斯退伍军人医疗中心找了份工作,职务是病理学家,在那里继续他的研究。直到2001年,麦卡利被平反后,被聘为哈佛医学院的病理学副教授。

 

麦卡利被平反

1990年,迈尔·斯坦普弗尔(Meir Stampfer)医生对麦考利医生的同型半胱氨酸理论产生了兴趣。斯坦普弗尔医生是哈佛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和营养学教授,他发现同型半胱氨酸确实会增加心脏疾病的风险,同型半胱氨酸可能是心脏疾病的一个独立发病原因。

1995年2月,雅各布·塞尔赫伯(Jacob Selhub )医生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文章指出,高水平的同型半胱氨酸可以直接增加颈动脉狭窄的发病率,多数同型半胱氨酸水平较高的患者体内往往缺少叶酸、维生素 B6和维生素B12。

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和医生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西方医药资本家发现已经瞒不住了,没有办法堵住所有的嘴,绑住所有的腿,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几十年以来,他们赚了很多钱,病患市场已经被教育好了,还可以继续躺赚。

1997年8月10日,《纽约时代杂志》刊登了一篇文章,标题为“基尔默·麦卡利的浮沉”,讲述了麦卡利的伟大发现和被迫害的遭遇,麦卡利医生就此被平反——迟到20年的平反。

平反后,麦卡利说道,我的职业生涯几乎结束了,我们失去的20年已经无法挽回,很多人的生命无法挽回。

麦卡利被广泛认为是领先于时代的天才,尽管他赢回了属于他的荣誉,但那些失去的生命无法复活。

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剧,因为西方资本的残忍和血腥,全球数亿人因此丧生,中国数千万人失去健康、幸福和生命。

更可怕的是,这样的悲剧故事有很多,今天仍在继续上演,而大多数人毫不知情。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西医资本挥舞屠刀,食品工厂暗箭四射,平民村庄血流成河;黑利集团纵夜狂欢,无数病患哭爹喊娘;阴笑者的双手沾满鲜血,深渊之下尸骨累累。欢迎关注高来益,一起为健康而战,为祖国而战。

作者: 高来益

传播新时代的营养科学,推广自然疗法,践行国家健康战略,以绵薄之力助力基因健康。
口腔溃疡最好的解

决办法

口腔溃疡内容页底部广告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